las

本人杂食,挖坑一线工作者,国家一级坑文选手,不定期更新。

【ADHP】秘密

格兰芬多的寝室门口的画像胖夫人有一个秘密。


如果它被人知道,会毁掉一个男人,一个圣人,但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

“柠檬雪宝糖?”哈利向校长室门口的石像喊道。


但石像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静静地立着,无声的看着哈利,看来他说的并不正确。


“哦,天哪!”哈利有些气愤的说。


“我要找邓布利多教授,我现在有一件事事想要和他说!”


可是石像还是静静地立着没有什么动作。


哈利在门口转了几圈依然想不出什么办法。


正当哈利打算放弃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哈利,你有什么很急的事情吗?”


哈利回过头,看到了邓布利多教授正在在他的身后。


他穿着一身天蓝色的巫师袍上点缀满了亮晶晶的闪着光的小星星正微笑着看着他。


“是的,教授。”哈利低下头小声说道。


“那你和我一起上来吧。我刚从蜂蜜公爵糖果店回来,就看到了你。”邓布利多说着,走到了门口。


门口的石像立刻开始移动了起来,露出了通往校长办公室的楼梯。


哈利跟在邓布利多的后面站在台阶上,楼梯把他们带到了校长室的门前。


“有什么事吗?哈利。”阿不思把一杯蜂蜜茶递给哈利问道。


“是这样的,教授。我最近不再梦到伏地魔。”


“但我总是,我总是觉得在我睡觉的时候,有一个人就睡在我的身侧!”


哈利的声音有些焦急但变得越来越低,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把这种无端的猜测说给邓布利多教授听。


他的紧紧握住了茶杯,看向了邓布利多。


“我想,这或许是你有些太累了,哈利。”


“以至于你出现了一些幻觉。”阿不思喝了一口柠檬茶慢慢说道。


哈利点了点头同意了邓布利多的说法。


“或许是我最近训练魁地奇训练的太累了。”哈利说道。


邓布利多听到这句话后好像松了一口气,他语调轻快地对哈利说道“哈利,要尝尝蜂蜜公爵糖果店新出的糖果吗?这尝起来更好。”


“不了,教授。”哈利说道“我不应该再打扰您了,现在已经有些晚了,我该回去了。”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晚安,哈利。”


“晚安,教授。”哈利说道,接着打开门走出了校长室。


邓布利多藏在袍子里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手掌心上面的深深的四个指甲印清晰可见。


福克斯在旁边轻轻地鸣叫一下,阿不思揉了揉福克斯的脑袋,开始看着桌面上放的小小的似乎是沙漏样式的时钟。


一个放在桌面上不知名的仪器冒出了一股白烟,上面展示着一只雄鹰捕捉兔子的情景。


校长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有福克斯有时发出一点声音。


————————————————————

夜幕悄悄地降临,邓布利多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给自己加了一个幻身咒,沿着霍格沃兹的走廊里走着。


霍格沃兹墙上的画像几乎都睡了,只有寥寥几个还在悄声说着话,见到邓布利多都向他问好。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又向前走去。


他如夜巡一般走过了所有的公共休息室门口,最终在格兰芬多休息室门口停了下来。


“打搅你了,女士。”邓布利多说道。


胖夫人有些不满意被吵醒,她睁开眼睛刚想抱怨几句时,看到了站在面前的邓布利多。


“没事,校长先生”胖夫人回答道,打开了公共休息室的门。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她说道。


“祝您晚安,亲爱的女士。”邓布利多说着,迈步走进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轻车熟路地向那个方向走去。


他的珍宝在那里等待着他,一个安静的,熟睡的,美丽的珍宝。

———————————————————————作者有话说:写的不好,望见谅,ad有些黑化(算是吧),作者狂拼命嚎求点赞关注!!!

【GGAD】眠

我对于你,不是爱不爱,而是敢不敢去爱。


————————————————————


“盖勒特,怎么了?”阿不思用胳膊撑起自己的身子说道。


“没什么,阿尔。”盖勒特回答。


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说道,“我现在看上去怎样?”


“你看上去好极了,亲爱的。”阿不思一边坐起来,一边系着衬衫上的纽扣。


盖勒特走过来,亲了亲阿不思的脸颊说道“阿尔,你真的很美丽。”


阿不思笑了笑,推开了盖勒特,继续把身上乱糟糟的衣服整理好。


当他把自己整理的和之前一般无二时,他对着盖勒特说道“我们去看看那片薰衣草怎么样?。”


盖勒特并没有拒绝,而是和他一起肩并肩朝着山谷的背面走去。


盖勒特用魔法变出了一个毯子铺在地面上,阿不思也拿出之前记好的笔记放在毯子上。


他俩就紧紧地挨在一起讨论着接下来的一些事情,关于盖勒特提出的构想。


“你觉得什么样的口号最好?阿尔?”盖勒特问道。


“巫师至上?”他有些迟疑的说道,征求着阿不思的意见。


“不,盖尔。这听起来和之前的那些口号一样,太过普通了。”阿不思摇了摇头。


“的确是这样,那么怎样才最好呢?”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For   the   greater   good?)  ”


“这听起来好极了!阿尔。”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让我们一起为之付出吧。我们会一起凭借着死亡圣器的力量,让这迂腐的世界变得更美好!想我们期望的那样,我们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盖勒特激动地向阿不思描绘着未的前景。


“然后再用复活石让母亲回到人世来照顾阿利安娜,我们在做完一切后就一起周游世界。”阿不思依着盖勒特的肩膀说道。


“是的,阿尔。我们一起。”盖勒特强调道。“我们。”


“就像我之前看到的未来一样,将会有一个拥有过三件死亡圣器的人回到这里,我想那一定会是我们!”


阿不思点了点头回答说“是的,一定会是这样的。”


这时盖勒特搂住了阿不思,把他的头和阿不思的头抵在一起。


他看着阿不思眼睛慢慢地说道“我们会一起流传千史,我们将会一起被写在历史书的同一页上面!”


盖勒特说着轻轻地吻着阿不思的嘴唇说道“是的,阿尔。”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阿不思慢慢地倒在了毯子上,他看向盖勒特轻轻地说道


“我爱你,盖尔。”


“我也爱你。”盖勒特答道。


……


阿不思揉了揉因为压着而有些疼痛的额头,转头看向窗外。


不知何时办公室的窗户被人打开了一条细缝,寒风从那条缝中呼呼地刮了进来,使阿不思的办公室变得有些寒冷。


阿不思走到窗前,看了看窗外的景象。


外面的雪花如鹅毛一般在天空中飘着,却无论如何也落不到地面。


不知是不是阿不思的错觉,他刚才好像看到了一抹金色闪了过去。


他走到桌子旁,随便地打开了学生的一本作业,准备开始批阅。


这时,他注意到了一束之前没有的薰衣草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桌子上,压在一张纸上,纸上面没有署名,但他似乎已经知道那一个人是谁了。


除了他以外没有人会这么做,只有他才知道发生在薰衣草上的故事。


阿不思把薰衣草拿在最贴近了他的心脏的位置,他似乎现在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了,即使这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但是,既然是他开始的,也只能他一个人去结束这个过错。


阿不思叹了口气,把手移向了放在桌上的一盘柠檬雪宝。


他含了一块在嘴里,继续批阅着学生们的作业。


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因为它已经发生过了不止一次。

【ADHP】圣品

年龄差操作

具体详见置顶可见猫爪的ID见完整版

纯洁的新娘披上了洁白的婚纱,赤着脚走向祭坛,去迎接神明的恩赐。

————————————————————

哈利有些不安地站在镜子前,手有些局促地不停地拽着婚纱的裙摆。

婚纱很白,很漂亮,装饰着几颗绿色的宝石,与哈利的眼睛相呼应。

哈利望向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少年骨骼纤细,透着一种柔弱的感觉,好像只要有人一用力他就会破碎了,消失了。

绿色的眼睛隐藏在白色的薄纱下,隐隐能看出那双眼睛的美丽,像美丽的绿宝石一样。

哈利紧张的抿着嘴问道“我现在看上去怎样?”

身后的那位女士一边在哈利四处乱翘的头发上下功夫,一边回到说道“亲爱的,你看上去好极了。”

但哈利依然很紧张,因为他今天就会看到他们的神明——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并嫁给他。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大后会嫁给他,作为人们献给神明的礼物,一个混血的Omega,一个世上不可多得的珍物。

哈利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跟在侍从后面走了出去,他光着脚走在了铺满了毛绒绒毯子的地上,并没有觉得不适,只是觉得暖烘烘的很舒服。

哈利直到走进了大厅,大厅里四周都充满了人,大家都在悄声议论着他,不停地看向他,悄声地说着什么。

但不一会儿,声音就一下子停了下来。

哈利抬头一看向前看去,是一个男人站在了前面,

因为逆着光,哈利无法看清他长什么样子,只是能看到他有着长长的白色的头发和胡须。

一步

两步

三步

……

哈利在心里数着,向前方慢慢走去。

他心里很是担心和害怕,但又有些好奇,邓布利多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哈利终于走到了神坛上,站在了那位叫做阿不思的神明旁边。

阿不思吻在他的额头上,接着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高高的举起,表示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份礼物。

……

众人在下面纷纷低声祈祷着,祈求着神明的赐福。

阿不思说道“我已经收到了礼物,也会给予之前承诺的赐福,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

众人都点头称是,在一片静寂中默默地离开了大厅。

当最后一个人关上门之后。

阿不思问道“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吗?”

“不…不知道”哈利低低地应着。

“抬起头来,我的孩子。”阿不思说道。

哈利抬起了头,他看到了一个长相和蔼的老人,有着长长的白色的胡子和头发,还有一双充满睿智的蓝色眼睛,就好像一望无际的天空一样,让人沉溺在其中,无法脱身。

哈利只是本能地感到敬畏,他很快又低下了头,不再继续看下去。

阿不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一股淡淡的柠檬香气很快充满了整个大厅。

———————————————————————

详见置顶

———————————————————————

他标记了哈利,以后哈利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空气中散发着柠檬混着蜂蜜的气息,让人感到有些甜丝丝的。

阿不思把哈利的身上清理干净,打开了窗户,让屋子里的气味渐渐散去。

阿不思回过头来,看着在地上睡着的哈利,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你终于属于我了,我的哈利。阿不思想到。

哈利在睡梦中不由得蜷缩着,好像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阿不思把哈利搂在了怀里,哈利向阿不思身上靠了靠,接着又沉沉地睡去。

“睡吧,我亲爱的哈利。”阿不思说到。

哈利在睡梦中咂了咂嘴,好像在回应着他。


End.

———————————————————————求点赞,点完赞再去看也不迟!!

置顶

大家好!我是las。


我很高兴你能来到我的主页看到这篇文章,毕竟可能说明你对我的文章还是比较满意的。


谢谢喜欢,我对此感到很开心。


对于我,我有许多喜欢的欧美cp(我主要磕欧美),所以写的文大都关于这类。


这样就有可能有些文比如说AD/HP,GGAD这样的人物重了。我不是一个有cp洁癖的人,所以有些文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望见谅。


如果你关注我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你不喜欢或者不磕的cp文。


但我会在开头标注cp向,如果不喜欢,可以果断放弃点叉。


另外,我很希望你能关注一下我,毕竟都看到这了,这样可以给我很大的鼓励,让我有信心继续写下去。当然,如果不这样做也没关系,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说说而已。


对于更文和脑洞,我是一个鸽派代表人物,但基本上一定会填上坑的。


至于每个新文,我会提前想好在创作。我的更文时间不定,可能很频繁,有时又很清冷,望周知。


另外,我在猫爪221D上也有账号,如果看到一样的文章,不必惊讶。基本上是我自己为了看文攒积分转载,我的这两个叫做ID布莱恩,如果不是的话,就不是本人!


如果有无法看到的文可以加群,详见下面评论置顶,谢谢!


但由于个人原因,可能无法你一发给我申请我就看到,如果遇到这种原因,请等待!谢谢!


我的文章如果想要转载,务必告诉本人,得到本人同意后再进行转载,务必标注原作者!


再次感谢你的喜欢!

   

                                                                      你的

                                                                              las

【原著福华】从犯1


由于伦敦的天气,我之前的受过伤口又开始

隐隐作痛。


于是,我便把诊所休业了几天,留在家中整理最近和Holmes最近破的几个案子,其中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Davis小姐失踪案。


那是一个早晨,我同往常一样坐在餐桌前享用着hudson太太做的早餐。Holmes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Watson”他问道“你认为一个人的未婚妻突然失踪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Holmes接着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中的信封说道“不管怎样,我想,一定不会是这种表现。”


他接着点燃了烟斗,一边吸着,一边把信封递给我说到“Watson,你能从写封信看出什么?”


我看了看信封和信上的内容说道“他是一位有些优柔寡断的绅士,生活富裕?”


Holmes拿过信封说道“不,亲爱的Watson。你用的是“他”而不是“她”。写信的人与其说是一名优柔寡断的绅士不如说是一位很有主见的女士。”


我奇怪地问道“为什么?Holmes。”


他把信封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说“信封上有一股淡淡的女士香水味,显然这位女士有些焦急,可以看出写封信有几处不明显的语法错误,以及信封上的蜡没有完全的风干就寄了出来,导致粘住了上面的一封信,你看这里多出了一小块纸而材质又不同。”


“太精彩了,Holmes。”我赞叹道。


Holmes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餐桌旁说道“但最让我疑惑的是她是那位可怜的绅士的姑妈,她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可能是因为担心这位绅士的婚事?”我试着解释地说道。


Holmes并没有说话,只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突然停了下来对我说道“Watson,等到一个半小时后我们便出发去Brown庄园。”


在去往Brown庄园的途中,我了解到是一位来自德国的绅士叫做Gordon•Glen ,来到Brown庄园来拜访他住在这里的姑妈Brenda•Brown  女士。并在这里遇见了Alexa•Davis  先生的远方妹妹Alger•Davis  小姐,与之一见钟情,并且很快订婚。但不久之后,也就是在前天Alger•Davis 小姐 突然失踪。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在任何地方都没有找到她,一个人就这样在人间蒸发了。


“Holmes”我问道“你认为这是一个绑架案件吗?”


“不,我不这么认为。”Holmes说道“如果是绑架案件,Davis先生应该很快就会收到来信要求支付赎金。但并不是这样,因为信中并没有说收到这样的一封信。”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案子,一个不知所踪的女士。”


Holmes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老伙计,我认为你可能需要休息一会儿,毕竟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旅程。”


我点了点头,合上了眼睛,靠在椅上休息,因为我有些累了。在睡意朦胧间感觉到一件衣服被人轻柔的披在了身上。


我被火车里发出的吵杂声音惊醒,揉了揉眼睛问道“Holmes,我们已经到了吗?”这时,我注意到身上披着的Holmes的外套,便忙把外套还给了他。


他接过外套说道“是的,Watson。我们到了,会有马车把我们接到那里,也就是这个案件发生的地方。”说完,他就站起身来,打开车厢门,快步向外面走去。


我们很快就乘着早已在火车站外等待的马车来到了Brown庄园。


下了马车,我不由得为看到的风景发出赞叹。一条清澈的小溪在树林中蜿蜒穿过,一些颜色各异的小花开在草坪上。在小路的尽头还有着一个雕像,上面雕刻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小男孩。*


我注意到路的尽头有两个绅士正在向这边走来,他们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在愉悦地讨论着什么。


等他们走到我们面前时,我发现这是两位长相十分英俊的年轻人,大约二十岁左右。


其中一个青年向我们伸出了手说道“我是Gordon•Glen,我想你们二人就是很有名气的Holmes先生和Watson医生吧,我不知道您二位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和Holmes应您姑妈的邀请,来这里调查您的未婚妻突然失踪的这件事。”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Glen先生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说道“原来是这样,我正想写信去请Holmes先生,没想到姑妈还比我快了一步。我想你们需要看看我未婚妻之前居住的房间吧,两位和我一起过去吧。”


我便跟从着他和他身边的那位绅士自己福尔摩斯一起来到了那位失踪的小姐的房间。


房间里很整洁,每个物品都规规矩矩地放在各自的位置上。


Holmes走了进去,先查看了梳妆台和上面摆放的物品,然后又走到了衣柜翻了翻其中的衣服。他似乎得到了一些线索,肉眼可见地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很快他就检查完毕了,他向站外门口的两位绅士说道“我想我已经检查完了一切,但还不确定是否这些线索都有用处。”


说完就向外面走去,我忙一边说着抱歉,一边追在福尔摩斯的身后。


———————————————————————小男孩来自王尔德童话里的一个故事,至于王尔德懂得都懂,有一部分暗示。

【AD/HP】沦陷1


是夜,阿不思吃力地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的觉得身前有两个人正在盯着他。

阿不思努力地瞪大眼睛,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纳//粹//党卫军司令官汤姆•里德尔。

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从他对于站在里德尔旁边还安然自得十分放松的姿态,可以看出他一定不是一个不同的年轻人。

最有可能是那些士兵们口中的那个里德尔最器重的上尉,同时也是里德尔养子的哈里森•里德尔。

通过那些士兵们的交流,就可以了解到这个养子的身份却与里德尔本人格格不入。

他是一个纳//粹反抗者的遗孤,是里德尔在一次视察中看到的。由于他的不同常人的一些举动,让里德尔很是感兴趣便养在身边。

虽然他的身上并没有犹//太血统,但依然常常因为出身而受到身边人的欺辱。

但他用自己在陆//军//军//官学校的表现狠狠地打脸了那些瞧不起他的人。

也因此格外受到里德尔的器重。

可以说他是一条标准的毒蛇,会慢慢潜伏起来,只等待猎物松懈时,突然出击,一招制敌,不留活口。

阿不思感觉到这位年轻人正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自己,他的眼神有几分谨慎而且还有着几分好奇。

看来那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阿不思想到,他确实有些本事。

里德尔指着阿不思对哈里森说道,“看起来很柔弱不是吗?但你能想到那个叫做所谓凤凰社的领导人就是他吗?”

哈里森摇了摇头恭敬地说道“我恐怕不能,父亲。”

里德尔有些得意地说到“而他是我亲手抓到的,他真是十分狡猾,把自己化身成一名音乐家,出入这一些上层舞会中。”

“如果不是因为一次他们的成员牺牲让他不小心露出了马脚,我们可能到现在都抓不住他。”

接着他便带领着哈利继续向里边走去,“再看看剩下的几名凤凰社成员,哈里森。”

“这些手下败将你都可以看一看,这对你会有好处的。”

脚步声渐渐远去,阿不思闭上了眼睛,接着回忆起刚才的场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自己好像在叫做哈里森的年轻人的脸上看到了几丝不忍的神色。

但他是否出于真心,恐怕没有人知道。

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变成那些丧心病狂的疯子,阿不思想到,我们还是可以把他争取过来,让他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但应该怎么做呢?阿不思接着想道。

接着阿不思似乎想到了一个主意,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两位里德尔先生在回到办公室之后,大里德尔先生赞许的说到“干的不错,哈里森。看来你在学院学到的内容并没有忘记,你表现的很出色。”

哈里森低下头回答说“都是父亲的提拔罢了,我只是在其中添砖加瓦。”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父亲。”哈里森问道。

“不用着急,哈里森。我想你可以慢慢潜入他们的地下的组织,然后……”

里德尔做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势。

“斩草除根。”

哈里森说到“我知道了,父亲。我一定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努力报答您的养育和栽培之恩。”

里德尔点了点头,哈里森便敬了一个礼,转身走出门去。

不久走廊里的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小。

里德尔勾了勾嘴角,心里想到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如今舞台已经搭建完毕,就差演员上场了。

不知道这是一场怎样的表演,但也可以看出哈里森是否可以信赖,这真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两个人都不是多么纯洁,加起来一堆心眼,我就想写势均力敌,互相沉沦,互相救赎的故事。

另外小小的要求一下,可以点个赞吗?欢迎评论!!!

【GGAD】情//潮


私设O发//情期时,A不管在多远都可以感受到。作者只是读过关于ABO的文章,但没有写过,如果有常识性错误,欢迎指出,谢谢!

———————————————————————霍格沃兹

阿不思从下课之后便急匆匆地走过走廊,飞快地回到自己的寝室。

路过的学生在阿不思走过之后,在教授走过后带起风里闻到了一股蜂蜜混杂着些许柠檬的气味。

学生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很快就消失在走廊的教授,歪了歪头疑惑地想道,教授身上怎么又一股这样的味道,难道是柠檬雪宝吃多了身上也会有这样的气味吗?

但他并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到了晚餐的时间了,所有人都向大礼堂走去。

阿不思走进了寝室,飞快地关上了房门,上锁。接着靠在门上,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该死的,阿不思想到,自己竟然忘记了发/情期快要到了,需要提前打抑制剂。难道是在欧洲的那个人在不停地制造混乱以至于扰乱了自己心神吗?

阿不思摇了摇头,在心里又一次对自己说道: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沉迷在过去了。

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争气地告诉自己,他对于那个人的想念。

他的身体在渴/求那个人的爱/抚以及触/摸。

阿不思叹了口气,拿出一只还没有开封的抑制剂,把它打开并注射在了自己的腺体周围,这些动作一气呵成,看的出来已经重复了很多遍。 

不久之后阿不思的情/潮开始慢慢褪去。

阿不思自嘲地笑了笑,心里想自从那件事之后,自己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Beta,而不是一个Omega。因为自己的每一次发/情,都在提醒着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误,自己埋下的恶果。

阿不思又叹了口气,把自己埋在柔软的沙发上,因为他在渴求他的Alpha温暖的怀抱。

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

纽蒙迦德

盖勒特刚才在和圣徒举行集会时,就感觉到了阿不思开始了发/情,作为Alpha的本能正在叫嚷着让自己赶到自己的Omega身边去安抚他,去标记他。

但自己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本能,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阿不思不想见到自己,他一直在躲着自己。

他虽然对于之前犯下的那个错误感到愧疚,但也只是因为这让阿不思感到伤心,并不是出于什么对阿不思的小妹妹的死亡而感到抱歉。

他对那个小姑娘并没有什么印象,他在乎的一个人只是阿不思罢了。

因为只有他和自己曾经的理想相同,有着同样强大的能力,似乎是上天眷恋才让他们互相遇见,并互相爱慕。

……

虽然只有一个夏天。

盖勒特感到有些感到焦急,因为他能够知道阿不思的情/潮和往常不一样,并没有以往那样立刻结束。而是现在依然持续着,到现在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难道是阿不思出了什么事情?盖勒特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魔杖。

但胸前悬挂着的血誓告诉他,阿不思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了,这让他放心了下来。

他走到了纽蒙迦德的顶楼,眺望着霍格沃兹的方向,但他知道并不能看到那所建筑,因为他们相距实在是太远了。

就好像是他和阿不思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从阿不思传来的联系中,盖勒特得知他已经停止了情/潮。

他放下一直悬起的心,走下了楼梯,来到餐厅,准备享用晚餐。

在晚餐的最后,他要了一份柠檬冰激凌上面淋了一些蜂蜜作为今天的晚餐甜点。

尽管,他一点也不喜欢甜食。

……

End

【LV/HP】来生记

我是一个起名废物,请不要介意

———————————————————————壹•重相逢


我叫做哈利,哈利•波特。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警校学生。

但是自从我十七岁之后我便开始做起了一个连续的梦境。

说起来真是极为荒谬,这个梦竟然是连续的!

我在梦中总是见到一个男人,在梦中我把他叫做汤姆,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名字。

我在梦中总是看到他在一处迷雾中头也不回地在我的身前快步走着。

不管我如何尽力地去呼喊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回头。

在最后我只是看到他登上了一辆火车,火车呜呜地冒着浓烟开向远方。

那个男人总是在这时回过头来,叫着我的名字说道“哈利,我在那里等着你。”

他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眼中充满了柔情。

可每当我想问到底在哪里时,他便同火车,车站,迷雾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

这让我感到很不解,但我没有继续追究下去。这只是个梦,一个离奇的梦罢了。

我在空闲的时间在一个名叫霍格沃兹的咖啡店工作。

虽然在那里工作很是忙碌,但总能感受到身边的人对你的关心,这让我逐渐变得很喜欢这份空暇时间的工作。

一天,我同往常一样去咖啡店工作。

正当我在收银台后等待顾客上门,我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他和我梦中的那个男人几乎长的一模一样,但他只是像一个普通顾客一样,自顾自的点餐,等待,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可是,正当我认为自己只是在心里大惊小怪时,他向我说道“你好,请问你叫哈利吗?我好像在梦中见到过你,我叫汤姆,汤姆•里德尔”

我有些吃惊地瞪大了双眼,说道“是的,我的确叫做哈利,哈利•波特。”

“你好,哈利”他笑着说道“我很高兴见到你。”



贰•渐相熟




自从那次之后,里德尔先生便总是来光顾这家咖啡店。

他总是喜欢点一杯美式咖啡,不加一点糖。好像美式咖啡微有些苦涩的味道对他没有任何影响,或者说他跟享受和喜爱这种味道。

这与店长邓布利多先生点一杯卡布奇诺咖啡还要加好几大勺麦芽糖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每次来这里只是点一杯咖啡,然后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默默地看着窗外的行人。

他就在那里坐着,好像在高处的神明俯瞰着世间的凡人一样,显得有些冷漠和无动于衷。

直到,有一天,我收拾完自己负责的范围,打算和下一个人换班时。

里德尔先生走到我的身前说道“我可以邀请你吃一顿饭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先生。”

在换完班之后,我便跟随着里德尔先生一起去了一家没未去过的餐厅吃饭。

走到大厅里时,看到这里的装饰,我便觉得这里一定很昂贵。

这在我看到菜单上标着的价钱时,得到了充分的肯定。

我不由得为此感到有些惊讶。

但里德尔先生好像没有看到那些“天文”数字一样,依然淡定自若地点着菜品。

在开始用餐之后,我发现里德尔先生的饭量其实并不大,和一个成年男人相比甚至是吃的太少。

他只是每一个菜品都浅尝辄止的尝了尝,就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看到他的样子,我不由得放慢了进食的速度,笨拙的模仿着他的动作。

就在我又一次是餐刀划过盘子发出刺耳的声响时。

里德尔先生看着我的动作不由轻笑了出来,他的面部因为这个笑容而柔和了。

这时,我听到了餐具掉到地上发出的声音。

回头来一看,一个长的有些壮实的男士正慌忙地从地上捡起了餐具,嘴里还不停的向旁边的人道歉。

里德尔先生 对此挑了挑眉并没有说什么。

吃完饭后里德尔先生把我送回了家,这让我很不好意思。

于是,我留下了里德尔先生的联系方式,把他存在了手机里。

———————————————————————作者有话说:跟着老伏学习约会,首先请吃一顿很贵的饭,然后,留联系方式,最后,水到渠成。

唯一不足:要有足够的money!


【LV/HP】不可言明的爱意

千夫所指,那有何妨?我只要你爱着我。

我在你的墓前向你表达我不可言说的爱意。

———————————————————————

汤姆,我又来看你了。

自那次大战之后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在梦中我总会看到你,就好像你并没有离开人世一样。

对此,我很开心,毕竟还可以在梦里看到你。虽然只是一个幻影,但是聊胜于无,不是吗?

在礼堂的决斗之后,你的遗体被搬到了一个单独的地方,没有别人来打扰。我一个人趁着大家都在欢呼雀跃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穿上隐身衣来到了那个屋子。

你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好像只是在睡上一觉,不久就会醒来。

我把你的遗体偷偷拿走了,埋在了这里,也是我遗失了复活石的地方。

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回来,通过复活石回来,哪怕只是一个影子,只是一个灵魂。

我实在是太孤独了。

在大战之后我并没有去成为一名傲罗,而是在霍格沃兹担任黑魔法防御课老师。

大家都对此感到很惊讶,因为我之前一直想成为一名傲罗。

但我其实并没有说出全部的原因,因为那时的我总是想着,如果我成为了傲罗,说不定在某一时刻还可以救你一命呢?现在想来真是十分幼稚。

现在你已经去见了梅林,我还不如成为一名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毕竟这是你之前争取过但没有得到的职位。现在我可以说我至少在这个方面胜过你了吧!

我真的好想你,汤姆!

实际上我偷偷告诉你,我在霍格沃兹任教还是因为这里禁林很近,离你很近。我不想再离你太过遥远……

现在我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或许是好久没来看你,有些激动吧。

你的遗体在被我拿走之后,让人们发现消失了,我就对他们说是你的遗体变成灰烬消失在了空气中。他们都很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你的命中之敌,汤姆。他们认为除了邓布利多教授便只有我最了解你了。

其实,这在某些方面来说也是正确的。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汤姆?

你会在国王十字车站等着我吗?或许你不用在等太久了,我相信我很快就会过去陪你了。

我们那时一定要做同一班列车,同一个车厢。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愿梅林保佑,我们一定不要再做死敌了。

我们要做一对眷侣,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

我真的好想你,汤姆。

我想去陪你了。

……

———————————————————————预言家日报:今天早晨“救世之星”哈利•波特,被其亲友发现在霍格沃兹教师寝室中去世,享年17岁。其表情显得十分安详,好像只是睡上一觉,要去见一位故人。

其一生重要成就之一,也是最为众人所知的是打败黑魔王“伏地魔”,即汤姆•里德尔。

让我们集体为这位英雄的离世默哀。

———————————————————————

以青史为证,我们永远被联系在一起。





【LV/HP】遗物日记

这是来自于黑魔王伏地魔,也称汤姆•里德尔的一篇日记,这他在救世主离世之后的最后一篇日记,

不久他就被救世主的好友即英雄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刺杀成功,并且救世主的的遗体也因此下落不明。

——————————————————————

一道绿色的光划过,我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

我本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自己的死亡,但它却并没有来到。我只看到你张开了双臂,眼中含着几分笑意,但很快便僵硬地向后倒去。在你倒下的瞬间,我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你的声音,你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出了那句话“—我爱你。”

战争正走向结局,历史的舞台也将上演另一场戏剧。

因为你离开了人世,不是吗?阿不思手中捧着的黄金男孩已经去拜访他了,人们心中仅存的支柱也轰然崩塌。只有少数的顽固分子还在抵抗,其中有你的朋友罗恩还有赫敏,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自从那场决斗之后,当我意识到你倒在了地上,我的大脑中有一刻是空白的。我的宿命中的敌人,我一生的爱人,就这样离开了我。

难道你不应该按照阿不思他留给你的那些线索去杀/死我吗?可这是怎么回事?

我把你从地面上抱了起来,搂在了我的怀里。地面上太凉了,我记得你很怕冷,毕竟你之前总是讽刺我的经过改造后的身体像冰块一样。

我带领着食死徒离开了霍格沃兹,我知道你不会希望这里粘上鲜/血,因为你对这里向家一样对待,可我又何尝不是呢?

在我把你抱回去的途中,你身上的温度还没有完全消散,我紧紧地搂着你,尽力去汲取你身上最后的温度,因为我知道这种温度以后不会再有了,就像你一样。

我打开卧室的大门,把你放在那张大床上,用毛巾擦干你脸上已经变干的血/渍,把你那头总是凌乱的,四处乱翘的头发理顺,它也像你一样不会在反抗了,安静的像个木偶。

最终,我把你的刘海撩起,露出你额头上的那道闪电形状的疤痕——我们之间羁绊的证明。

我把唇轻轻印在你的额头上,也印在了那道疤痕上,把你的手在身前摆正,慢慢地走出了房间,关上大门,让任何人都不得靠近。因为我害怕吵醒你,让你无法安心地睡去。

我走出了房子,太阳正从山头落下去,把余晖洒在这人世间。

我闭上了眼睛,呼吸着这时的空气。我并不想看到明天的预言家报纸,我已经能想到,那些蝼蚁们一定会拼命地赞颂我的“成功”和嘲讽你的“愚蠢”与“不堪”。

……

可这又怎么样?我已经得到了你,我独一无二的珍宝。

我会把你把你藏起来,像巨龙藏起它的宝藏。

你只能属于我,也只可以属于我,我亲爱的死敌和爱人——哈利•波特。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这个cp的文章,可能有些ooc,望见谅,谢谢。